站内公告--留言未能及时回复,请QQ/59082153留言。始于您的需求,终于您的满意。当您需要法律帮助的时候,我愿与您同行!!联系:13956634845 QQ[59082153]站长宣言公告:若未能及时回复咨询,请QQ59082153留言。当您需要法律帮助的时候,我愿与您同行! 敢于仗义执言,信奉法律至上,竭诚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安徽:警方违法违纪办案 4少年遭错捕刑讯逼供

                                        ( 来源:新华网)
 

      这是一桩“罕见”的冤假错案,以至于安徽省公安厅通报全省称“4名无辜者在一起案件中同时被当作犯罪嫌疑人错误拘捕,在全国尚属首例”。安徽全省各级公安机关正在开展的“规范执法行为、解决突出问题”专项教育整顿活动,就因此案而起。  

巢湖市公安局居巢分局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件中,错捕4位 少年,刑讯逼供、引供诱供使得他们被迫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拘押百天后抓到了真凶。  
记者采访各方当事人了解到,这起错案的产生不乏“偶然”之处,但完全可以避免,正因诸多环节存在的违法、违纪办案现象,最终酿成了这场悲剧。安徽省公安厅厅长崔亚东、副厅长陈小平认为,此案并不复杂却造成难以挽回的负面影响,必须引以为戒。  

    刑讯逼供诱供 四少年被迫认罪  

    2005年9月2日,老农刘之华在巢湖市政府门前水塘边,被4名不明身份男子打伤后不幸身亡。9月9日,居巢分局办案人员把李龙、李风、张浩和张华带到刑警大队。他们中最大的刚满18岁,最小的只有16岁。李龙、李风是同胞兄弟,张浩、张华是他们的表兄弟。  

    记者从公安部门了解到,办案人员找到这4名学生,是因为一位农民反映,可能是村里的小孩李龙、李风俩兄弟干的,但未提供任何实质性证据。记者从居巢分局了解到,4人被传唤后不久,就分别作出了作案供述,第二天公安部门决定将他们刑事拘留。  

    既然无辜,何以认罪?高中一年级学生张浩说:“警察反复问我,我回答不是我干的,他向我的左胸口打了好几拳,另一个警察用皮带在桌上猛抽吓我。我非常害怕,想哭又不敢哭。警察还说,你再不承认就把你家里人抓进来,我非常害怕,就按他们说的承认了。”  

    李龙、李风等人介绍,他们也是实在撑不住了才违心“认罪”的。李龙说:“我讲的内容都是按警察的提示编出来的,如果不合他们的要求,就要跪下来重新想,等想好后再站起来。”李风解释道:“我几天几夜没能睡觉,他们打我,把我铐在墙上,我心里很害怕,已经筋疲力尽,所以就认了”。  

    4名少年是无辜的,让人奇怪的是,他们供述的“作案”经过却相当一致。安徽省公安厅认为,这显然是引供诱供造成的。办案部门事后向上级汇报,对4人没有打骂,但有“车轮战”行为。安徽省公安厅认为,侦查人员轮番进行审讯,不让犯罪嫌疑人睡觉,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刑讯逼供。    

  证据漏洞百出 检察院被迫批捕  

    其实,案发当晚,张浩与其父母3人睡在一张床上直到早上,他的父母都作了证实,但办案民警不予采信,想当然地认为是父母包庇儿子。李龙、李风、张华的家人也都证明案发时3人都在家,没有作案时间,办案人员却认为全部是谎话。  

    安徽省公安厅认为,办案人员带着框框办案,先入为主、急功近利,是造成这起错案的主要原因。据了解,因案发现场就在巢湖市政府门前,当地各方高度关注,使公安机关面临巨大破案压力。  

    2005年10月8日,居巢分局对4名少年提请批准逮捕。检察机关在审查批捕时发现,公安机关收集到的证据漏洞百出,他们列举出8个方面的问题:4人有无作案时间难以确认;现场被害人所骑的三轮车被公安机关从水塘里打捞上来,但他们都不知道三轮车是怎么落水的;4人供述案发当日所穿衣服、各自实施的故意伤害行为、逃离现场的路线等与现场目击证人的陈述相差大,而且现场目击证人均不能指认犯罪嫌疑人……  

    10月17日,居巢区检察院审查后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理由是案件证据之间的矛盾点较多,不能形成证据链,4人先供后翻、时供时翻,而且在接受检察官提审时称,所作的有罪供述是听到别人议论以及在公安机关侦查人员的逼供诱供提示下编造的。  

    安徽省公安厅认为,办案单位对检察机关列举的8个方面问题不仅没有去认真调查核实,也没有对检察机关不批捕决定依法提请复议、复核,而是简单把问题上交,依靠上级协调、施压,导致这些错案没有及时得到纠正。  

    据安徽省公安厅调查,居巢分局得知检察院不批捕的消息后,向上级政法部门请求协调批捕,居巢区检察院10月21日决定批准逮捕。此后,公安机关又开展了大量侦查工作,但仍达不到移送起诉条件,12月15日决定取保候审。 

   假如真凶没落网  

    李龙说,他在看守所里都有些不想活下去了,“非常害怕,心情特别复杂,因为听人说,一旦承认了,事情就定下来的,翻供希望很小。”  

    让4位少年和他们的家人庆幸的是,今年元月份,居巢分局抓获了王伟、刘雷等4名真正的凶手。1月23日,居巢分局解除了对4人的取保候审。  

    安徽省公安厅认为,办案人员工作粗枝大叶、调查走访不深入,是造成这起错案的起源。“如果当时调查人员责任心强些,真正的罪犯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孔维钊律师在张华、李龙等4人被释后,和他们多次深谈。孔维钊认为,与拘押期间的身体、精神上的伤害相比,这桩错案给这几名未成年人心理上造成的阴影、对他们世界观人生观的扭曲更为令人揪心,“办错一起重案,就会影响当事人一辈子,教训深刻、代价沉痛,一定要让所有民警认识到这一点,使他们慎用手中的执法权”。  

    居巢分局局长徐其发接受记者采访时,深表痛心:“我从警数十年,这起错案的负面影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成了压在心头的巨石,至死都不会忘掉。”巢湖市公安局已对此案启动错案追究程序,正与受害少年家长商洽善后弥补事宜。  

    全国人大代表、曾获“全国十大优秀检察官”称号的马鞍山市金家庄区检察院检察长童海保对近年来一些典型冤假错案进行了系统研究,他认为,对这些案件,不能简单仅为蒙冤者及其家庭蒙受的伤害鸣不平,也不应仅把基点放在纠正层面,而应理性审视和关注,建立完善冤假错案防范机制,以减少、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注: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上一篇: 安徽政协原副主席王昭耀一审被判死缓 受贿704万
下一篇:婚外情所欠“情债”谁来付